中国究竟有多少新冠病毒确诊病例?

2020年2月13日

周二,在北京的一家超市里,购物者穿着塑料防护服购买日用品。
周二,在北京的一家超市里,购物者穿着塑料防护服购买日用品。

香港——消息来得很突然,甚至令有些人感到意外:一夜之间,中国毗邻俄罗斯的黑龙江省将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减少了十几例。这个修订似乎是一项官僚决定,淹没在中央政府密集的一系列文件之中。卫生官员表示,他们将给那些在新冠状病毒检测中呈阳性但没有症状的患者重新分类,并将他们从确诊病例中剔除。这些文件几乎没有提供任何细节或解释,人们立刻产生了怀疑。一份香港报纸称该决定是“造假”。在本周的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及这一举措时,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们显得措手不及。

病例统计的变化只是令专家难以确定疫情真实规模的一个因素。迄今的数据显示,这种冠状病毒已造成至少1100人死亡,超过44000人患病,但专家们说,确切数字难以确定。在这些变化出现后的几天里,世界各地的一些病毒专家说,重新分类只是一个小变化,甚至是新疫情暴发期间的一种典型措施。也有专家对这一修订表示质疑。一些人的谨慎反应突显出,人们对中国政府的不信任仍然普遍存在。

周二,守在公寓楼大门外的北京居民。
周二,守在公寓楼大门外的北京居民。

“很明显,无论拿出什么方案,都存在信任问题,”前外交官、伦敦国王学院刘鸣炜中国研究院院长凯利·布朗说。“这可能非常不公平,”布朗说。但是,他还说,“在这样的时刻,进行重新定义即使是正当的总会从直觉上构成一种挑战,因为这样的时候人们会变得非常敏感,会怀疑背后还有其他动机。”对确诊病例统计数据做出改动的,并不是只有黑龙江官员。周日,中国东部城市杭州减少了12名患者,因为他们不在杭州居住。处于疫情中心的湖北省最近减少了87例确诊病例,但几乎没有做出解释。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计已用追溯的方式减少了至少118个病例。但病例分类方式的改变,可能意味着今后病例总数的变化会更大。在这场疫情中,病例数量的变化并不是信息冲突或不一致的唯一例子。研究人员对疫情何时达到峰值给出了不同的估计,从已经过去的日期到未来几个月不等。中国当局一直对公布死者的人口统计细节非常谨慎,让人难以确定最易感人群。科学家甚至就无症状传播的危险程度展开了辩论。

中国卫生官员是最早提出可能出现无症状传播的人之一,尽管其他国家的卫生专家对早期有关这种病毒可能通过这类患者传播的报道持怀疑态度。但最近几天,中国官员也在淡化无症状传播的风险。这种不均衡的信息出现之际,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表示,遏制措施正在发挥作用。“经过艰苦努力,疫情形势出现积极变化,防控工作取得积极成效,”据官方媒体报道,他周三在北京召开的中共中央高层会议上说。“这是来之不易的,各方面都做出了贡献。”中国周二报道的新增感染病例数是自1月30日以来的单日最低数字。但是专家警告说,以该数字作出任何结论还为时过早。

一名工人在武汉体育中心清洁地板,该中心已被改造成一个有1100个床位的临时医院。
一名工人在武汉体育中心清洁地板,该中心已被改造成一个有1100个床位的临时医院。

2月13日,在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防控方案中,无症状病例的分类发生了变化。该机构表示,它将不再把那些冠状病毒测试呈阳性但未表现出症状的患者计为“确诊病例”。相反,这些患者将被单独计为“阳性检测”患者,只有在开始表现出症状后才会成为确诊病例。中国卫生官员对归类的变更没有给出公开理由。国家卫健委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学专家吴尊友在接到电话后,将问询转到了卫生部新闻办公室。这些变化引发了一些公共卫生专家之间的辩论。荷兰伊拉斯谟大学医学中心病毒科学系主任马里恩·库普曼斯博士说:“在疫情暴发期间,随着了解的增多,以及事项轻重缓急的调整,对定义做出调整是正常的。”她说,把重点从无症状病例上移开,官员可以将资源集中在更严重的病例上。香港大学流行病学和生物统计学部门负责人高本恩博士说,受术语改变影响的病例很可能不会太多。他还说,随着疫情规模的扩大,感染病例的细部统计本来就会变得不那么可靠。

不过,即使是那些认为不计入某些病例影响很小的专家也表示,对包括无症状病例在内的所有病例进行完整计数,对流行病学家以及公众是有价值的。香港大学病毒学系主任裴伟士博士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轻度或无症状的感染可能会形成“看不见的冰山”,使这种病毒的致死率大大低于最初所观察到的水平。他说,将感染人数的真正分母确定下来——无论是否有症状——将“有望用充分的信息来缓解目前中国和世界的恐慌情绪”。

周三,在北京的一家饭馆,人们想方设法避免近距离接触。
周三,在北京的一家饭馆,人们想方设法避免近距离接触。

哪怕是赞扬了中国政府的疫情应对合作的世界卫生组织也表达了困惑,这也表明此举将进一步增加公众认知病毒的困难。“我们不清楚这一变动。这肯定没有削减化验确诊的病例,”领导世界卫生组织紧急医疗项目的迈克尔·瑞安博士本周被问及归类变更时说。“听起来很奇怪。”前中国政府高级卫生官员陈秉中博士一直呼吁提高公共卫生危机的透明度,他说,对病例总数进行全面统计有助于对当局的问责。陈秉中说:“确诊病例增加一个,领导人的责任就会增加。”

他还说,无论症状如何,都应公布阳性测试结果。“测试呈阳性意味着新型冠状病毒存在,”他说。“如果你不承认,那就是在掩盖事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