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到的包机:滞留湖北的台湾人能回家吗

2020年2月13日

2月3日,武汉天河机场,飞往台湾的班机。这架飞机自武汉撤离247人,其中包括数十名大陆配偶。
2月3日,武汉天河机场,飞往台湾的班机。这架飞机自武汉撤离247人,其中包括数十名大陆配偶。

最近几天,滞留在湖北省宜昌的台湾人(以下称张小姐)夜里每隔半小时就会醒来一次,有时会崩溃哭泣。她和家人被困在公寓里,楼里还有人死于新冠病毒。她的中国大陆籍丈夫鼓励她:“台湾政府一定会来救我们。”但她殷切盼望的返台包机迟迟没有到来。“两边都不要我们,我们都放弃了。我们现在就属于难民,”现年26岁、从事美术行业的张小姐表示。今年农历新年前,当她和家人自台湾前往宜昌探亲时,他们还不知道自己会在病毒肆虐的城市里动弹不得,并卷入两岸防疫的政治风波中。起初,她和上百名滞留大陆的台湾人希望两岸能尽快协商出包机返台方案,但这几天,他们对未见成果的协商感到绝望,将愤怒转向台湾。

上月,武汉“封城”、湖北“封省”后,多国纷纷派出专机撤侨,但台湾政府最初于1月底向中国发出撤离民众请求时,第一时间并未获得国台办同意。在台湾官方与民间持续与陆方斡旋下,2月3日晚间,第一架返台包机自武汉撤回247人,其中包括数十名大陆籍配偶。

飞机落地后,事情很快又出现翻转。由于首架包机上出现一名确诊病例,防疫问题成为台湾社会关切的焦点,医界也因担忧医疗资源不足而发起“拒无限制包机回台”连署行动,随后,台湾出现一波反对后续撤离滞留湖北台湾人行动的声浪。此外,陆配挤占包机名额及包机名单决定权等问题也在台湾引发争议。民进党立法委员爆料,机上一些陆配并非台湾人,挤占了其他滞留台湾人的乘机名额,社会舆论批评随之而至。与此同时,居中协调包机事宜的台商、台协与台办也被指控操弄包机乘客名单,排挤了老弱妇孺与重病患者优先乘机的权益。这一系列事件都让带有人道意义的救援蒙上政治阴影。张小姐表示,她2月初收到当地台办及台商协会的通知,说2月5日能坐上包机回台。当天,他们全家也已坐上大巴准备前往机场了。然而,在大巴车将要启动那一刻,台办的一名官员突然上车,宣布班机起飞不了,原因是“台湾不让你们回去”。 “我当时真的是很崩溃。”她说。“台湾当局一再拖延,三天过去了,始终卡着不让他们回去,”新华社8日报道,武汉市台办负责人呼吁台湾当局配合中国的运送行动,“让台胞尽快返乡,不要再找各种借口和理由阻挡他们回家。”

中国宜昌一个火车站的乘客,这里距离武汉约200英里。
中国宜昌一个火车站的乘客,这里距离武汉约200英里。

不过,台湾政府对于包机生变的说法与陆方并不一致。陆委会4日发布声明称,陆媒报道5日还有第二架包机,但双方并未有任何联系与协商,故所述并非事实。台湾总统蔡英文10日表示,台湾政府处理下一架包机的原则是“弱势、检疫优先”,正在与陆方进行沟通。“我们台湾人为什么不能回去?”滞留在湖北黄冈的台湾人(以下称宋小姐)表示。“只要是可以回去,台湾要隔离、要怎么样防疫,我都愿意配合。”现年40岁、经营美容工作室的宋小姐在黄冈长大,她在十多年前和台湾人结婚,几年前放弃大陆籍,获得台湾身份。她认为,这次大陆方面对于安排滞留台人返台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当地台办都要前往她家量体温,然后做了一些简单的检疫,来确认她可以上大巴。她对于中国在忙于对抗疫情之际还给予照顾表示感激,“我只是觉得台湾很奇怪,为什么不接?”对于台湾舆论质疑“陆配挤占台湾人包机名额”一事,她也感到愤慨。“我的小孩是台湾人、先生是台湾人,我的名字只能叫陆配,请问一下我是哪里人?”张小姐也说,尽管丈夫已拿到台湾居留证四年了,但要拿到台湾身分证仍需要两年,是一段很漫长的过程。她的膝盖有习惯性错位问题,需要丈夫照顾,她说:“哪有说自己家里人生病了,你就不要他回来。”台湾社会对病毒的恐惧与反中情绪使得政府的防疫措施进一步升级。12日,台湾疫情指挥中心宣布,未取得台湾籍、仍滞留于中港澳地区的陆配子女禁止入境。在现行规范下,持有台湾居留证的陆配仍可来台,过去14天去过中国的外籍人士则被限制入境。随着中国当局持续扩大实施“封城”的力度,湖北疫情更加严峻、物资紧缺的情况也反映在滞留台湾人的日常生活中。张小姐、宋小姐和许多滞留的台湾人最近都在微信群组中讨论如何自救,甚至考虑求助于国际上的难民救援组织。张小姐表示,因为她所在的公寓楼里出现了确诊及死亡病例,穿着隔离服的人和警察这几天有进出她的小区,对整栋大楼进行消毒,“这时候每家每户就绝对不可以出门了。”她还担心出门买菜会增加感染病毒的概率。“我小孩已经吃了整整三天九餐的白面条,”电话那头,偶尔会传来张小姐两岁孩子的哭喊声。

滞留湖北期间,Chloe Chang绘制的漫画。
滞留湖北期间,Chloe Chang绘制的漫画。

由于长时间在家,张小姐通过绘制漫画来表达她的无助与不满。漫画中,她嘲讽蔡英文政府蓄意拖延包机时程,将滞留湖北的人员当作政治筹码。宋小姐说她1月23日去过超市后,就再也没有出过娘家的门。“我妈妈一直担心我,她怕我出门感染。”她一天不走,妈妈心里一天都累。“台湾政府为什么不带我回家?”

发表评论